网站导航

精品分享

离开放爱一条生路

来源: 网络 作者:缠枝莲

霓生决定堕落的时候,脸上已经不动声色了。

如果天使能堕落的话,霓生也会堕落的。为什么要纯洁下去呢?为谁纯洁呢?从前,霓生干净而透明,每天缠在蓁川的身边,和他一起打拼,一个不过是做皮革起家的商人,如今也混成了老总,各种各样的生意,大到房地产,小到服装贸易,蓁川,再也不是那个刚刚毕业只有三百块钱的穷大学生了。

但是,蓁川和她说了再见。

他们没有结婚,算不得糟糠之妻。认识蓁川时,他已经结婚,不过,他的婚姻,是以自己身体为代价的。对,他长得好看,很男色,看过的女人都会心动。

现在,他更趋向完美,有钱,英俊潇洒,而且,钱可以让人优雅起来,他学会了抽烟,说几句不娴熟的英语,打高尔夫,在五星级酒店的大堂里假装欣赏里斯特的钢琴曲,并且准确说出这是第几钢琴曲。

钱真是好东西,有时候,真的可以让人改头换面。

他们一起打拼的时候,他整天说陕北的土话,带着山药蛋味道,而且,总是说,我操,我操。现在,他优雅得一塌糊涂。

二十一岁的霓生,是跟着他打工出来的,九年,从一个小公司,到屹立京城的大公司,公司在北京建国门一带,地处繁华闹市。人力部再招的员工,无一例外全是明星类的,清华北大毕业不算,而且,男的英俊,女的靓丽。

可是,三十岁的霓生,已经人老珠黄。

在一个看似美好的夜晚,在做完最后一次爱之后,蓁川忽然说,要不,你去英国读书吧,所有费用我出。

霓生看了一眼他,你终于要赶我走了,其实你应该直接说分手,这样,会让我更看得起你。

她拿了蓁川五百万,不多,这十年,风雨同舟,做情人做助手,五百万算什么?这是她应该拿的。

走了也好,免得做一辈子情人,连个退路也没有。

可那天晚上,她喝醉了,喊着蓁川的名字,到底,他成了她的朱砂痣。在心口,在将近十年的记忆里。她开始在那些一夜情的网站上混。挂在MSNQQ上,视频。挑那些好看的男子。确切点说,是挑和蓁川长得类似的男子。第37天,她挑中了一个男人。23岁,犹如蓁川十年前一样的好看俊朗,唯一不同的是,他是鸭子。明码标价,一夜千金。

霓生没有想到自己这么不要脸了。堕落的好处是什么?就是,想怎么玩就怎么玩。她有钱,有闲,有大把的无聊时间,可是,她没了爱情,爱情是件奢侈品,她消费不起了。

约了在酒店见面。

她说,戴斯酒店吧,好不好?那里外国人多,而且情调好。说完她后悔了,这种一夜情,这种消费,还讲什么情调?有个床就是最好的。

她是故意让自己堕落的。有了第一次,就会有第二次。然后,就麻木了。麻木了,就不会痛苦了,就不会天天梦到蓁川了。

九年,这是一个梦。

约在2109房间。门响的时候,她还是惊了一下,透过猫眼向外看。是的,是他。年轻、帅气,有迷人的性感。

开了门,她一下就被抱住。

太突然了,她一下子觉得太戏剧化了,转过身,她笑着对蓝烨说,其实,你不必这样,钱,我不会少你的。

说好是一千块的,她带了两千块,如果他用心用力的话,她不在乎多花这钱的。

他们脸对脸站着,她恰好到他的耳朵,这个高度,接吻真是合适。而那张脸,多么像多年前与她缠绵的脸,蓁川曾经说过,我爱你,一生一世,生是你的人,死是你的鬼。

霓生眼神忧伤地看着蓝烨,伸出手去抚摸他,他的眼睛,他的眉毛,多么完美,多么年轻,如果有爱情,到现在,她依然想着爱情。女人,到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爱情这档子事情,即使知道它是毒药,是消费不起的奢侈品。

她的手有些许颤抖,然后,眼泪就下来了。

姐姐,蓝烨叫着她,从后面抱起她,然后往床边走去。

他撕扯着她的衣服,她一动不动。

一分钟之后,她赤条条地躺在床上了。

三十岁,身材还没有走样,虽然做过了两次流产,可是,依旧是饱满的生动的光滑的细腻的,是一粒成熟的果实。

蓝烨也脱着衣服。

在看他脱掉内裤之前的刹那,她忽然说,你走吧,我包里有两千块钱,你走吧,快走。她忽然这样烦躁起来,无比地烦躁。
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