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导航

精品分享

抢乡长

来源: 故事会 作者:徐凤清

  青山县县委书记陈浩刚上班,就接到桐山乡政府的电话:“陈书记,我们派小车一早把何为民乡长往县城送,到老石山口被一群山民拦住,把何乡长劫到山里去了!”

  陈浩的脸刷地变了,愤怒地对着话筒叫:“简直无法无天!”

  何为民原来在县委办公室任副主任,三年前,他要求去这个县最穷的老石山乡,陈浩考虑再三,最后让他去桐山乡当乡长。那里是半山区,条件要好一些。在何乡长的苦干下,桐山乡的面貌大变,由原来全县的倒数第三一路攀升,跑到了全县的前五名。三年任期满,陈浩决定把他调回县里,另有重任。可是,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,老石山乡的山民竟然把何乡长劫到山里去了,这还了得!他接罢桐山乡政府的电话,立刻打电话给公安局张局长,要他带几个警察火速去老石山乡,把何为民解救出来。

  “等等,”陈浩略加思忖,“你把车开过来,我也去吧!”“陈书记,你事情忙,这事就由我解决好了,你放心!”张局长劝阻道。“不要说了,就这样吧。”陈浩主意已定。

  陈浩同何为民在大学时代是要好的同学,有回一块去水库游泳,陈浩被卷入漩涡,是何为民冒着生命危险把他从死神手里夺回来的,因此陈浩一直对何为民怀有感激之情。他俩大学毕业一同分配到青山县,如今,一个当县委书记,一个当乡长。何为民被劫持,陈浩怎么能坐得住?

  到了老石山口,两辆小车在狭窄的石子路上颠颠簸簸地开到老石山乡乡政府。陈浩见到了乡党委书记赵大龙,一肚火气朝他发:“你这个党委书记怎么当的,你的山民光天化日劫持何为民同志,同绑架有什么两样?”

  赵大龙是个五十多岁的老书记了,一连声陪不是道:“真对不起,陈书记,我怎么也想不到他们会目无法纪劫持何乡长!这样吧,我陪你们进山,一个山旮旯一个山旮旯找。到时候,谁动的手,严惩不怠!”

  陈浩阴着脸同公安局张局长和几个警察刚要钻进小车,赵大龙阻止说:“陈书记,张局长,车不能坐了,山里没有修公路。”陈浩“哦”了一声,脸色不大好看,只好徒步上路。陈浩当县委书记五年,除了坐小车来这个乡的乡政府听听汇报,看看材料,还没有真正进过山。修路也提到过几次,但从来没有谁来落实。眼前群山莽莽,一条弯弯曲曲的山路在山岭间盘旋,到哪里去找何乡长?正值酷暑,阳光毒辣地照在他们头顶。www.5aigushi.com陈浩大腹便便,刚跑了一条山梁就气喘吁吁,大汗淋漓,但他顾不得这些,焦急地打开手机联系何乡长。老石山乡书记赵大龙又告诉他:“陈书记,大山里还没竖过一座信号塔呢,手机怎么通?”陈浩又“哦”了一声,尴尬地把手机装进口袋。正在这时,对面山路上来了个山民。陈浩急忙问:“老乡,有没有看到一个山外来的人,高高的,瘦瘦的,被你们山里人架着走?”

  山民说:“有啊,就在前面不远,转过山坡就能看到了。”

  果然,他们转过山坡,远远的看到约七八个山民架着个高个子往山里跑。陈浩恼怒地喊:“追上他们!”可山路曲折,山民架着何为民在前面时隐时现,可望而不可及。追了个把小时,陈浩走不动了,赵大龙从路边弄来一根树棍给陈浩,让他撑着追赶。

  到了中午时分,陈浩又饿又累,一点力气都没有了。赵大龙说:“陈书记,我们到山民家里弄点吃的再走。反正,进山就这么一条路,他们飞不到哪里去。”

  陈浩想想,只好如此,便带着大家来到路边一户山民家。不一会,山民端上来一摞硬邦邦的玉米饼,一碗野山菜和一大盆看不见油星的地瓜粉丝汤。山民用苦涩的声音说:“对不起,山里实在太苦了,怠慢客人了。唉,什么时候山里人也能像你们一样过上好日子呢?”

  陈浩一听,心头沉重,看那饭菜,更没有胃口,勉强扒了几口,推说吃饱了。赵大龙从口袋里掏出20元钱,递给那山民。他们不能多歇,起身又去追赶何乡长了。

  那帮山民像成心同陈浩他们捉迷藏似的,你快他们也快,你慢他们也慢,追不上,喊不应。直到太阳快下山,他们还是没有赶上何乡长。赵大龙建议说:“陈书记,回乡政府来不及了,在山村住一夜,明天早点起来,我不信就追不上何乡长。”

  山里黑得快,他们只得来到山旮旯里的一个小山村,喝了碗玉米糊住下。没有电灯,没有电视,小山村在夜色中透出一股原始气息。陈浩同赵大龙睡一张竹床,赵大龙躺下去就打起了呼噜,陈浩哪里合得上眼皮,浑身骨头像被拆散了似的,翻个身都痛。要命的是,山里蚊子特别多而且个头大,又没有蚊帐,也没有蚊香,他被叮得龇牙咧嘴。更叫他难受的是,石屋隔壁养着猪、羊,臊臭味一阵阵传过来,恶心得他连连反胃。
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