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导航

精品分享

好故事:前车之鉴

来源: 故事会 作者:樽里缺月

  “战争贩子”来了

  自从十年前秦刚调进县城工作,他就很久没有打麻将了。这一个周末的晚上,同事三缺一找到他,结果手气不错,小赢了一把。散场还不到十二点,秦刚一个人去了不远处的午夜烧烤店,点了几个菜和一瓶啤酒,自个儿喝了起来。秦刚很享受这份赢钱后的心情,喝得有滋有味。

  这时,店主凑到跟前,笑了笑说:“你是云镇人吧?”

  云镇离县城有一百来里路,秦刚正是从那里调过来的,他不解地点点头,审视着店主。店主面露喜色地说:“我也是云镇人!”秦刚立即邀请店主喝酒,此时店里并没有第二个顾客,店主就提了两瓶啤酒坐在旁边,两人对饮起来。

  店主眼光毒辣,盯着秦刚看了看,说秦刚虽然不常打麻将,但肯定很喜欢打。秦刚听了,差点惊掉下巴,这也能看出来?不过他坦言,自己的爱好的确被对方言中了。

  店主继续看着秦刚,说秦刚这么多年来是因为工作太忙,才暂时忘了麻将,一旦记忆被唤醒,将会是个很放纵的麻将迷。秦刚一听,立即跳了起来,眼巴巴地瞪着店主,觉得他简直是个世外高人。

  要知道,秦刚过去酷爱打麻将,那时,他和另外三个麻将迷是铁杆组合,除了有急事、生急病之外,谁想进这个组合都不可能,这个组合紧密得连水都泼不进去。最疯狂的时候,他们一年能打几十个通宵,散场后,个个眼圈跟熊猫似的,当地人称他们四人为“战争贩子”。

  经店主这么一说,秦刚立即想起了那三个牌友,想起了那段天天有牌打的“幸福时光”。店主听秦刚说了往日的光景后,笑笑说:“四个战争贩子在一起,真不敢相信是怎样一种生活!”

  “那就让你见识见识!我马上打电话给他们,弄不好今晚还能都坐在你的烧烤店里呢!尽管多年没联系了,但我们有约定,那就是换了电话一定要互相通知。”秦刚一时兴起,也不管现在正是深夜,真的打起电话来了。

  没到半小时,果真有两个人风风火火地赶来了,店主不由得惊呆了。原来,“战争贩子”组合中的赵伦前两年也来县城了,而另一个叫刘堂的,虽是云镇人,家却离县城不远,又买了汽车。两人还是从前的脾气,接了电话,就急如星火地过来了。不过,还有一个叫李隆的,电话是空号,打不通。

  “说了换号要通知的,真不够意思!”三个老牌友异口同声地骂道,尽管这样,酒还是喝得很畅快。

  从刘堂和赵伦口里得知,自从秦刚走后,他们都打得少了,心里一直憋着呢。“哪天约上李隆,战它个三天三夜,把这十年的瘾释放释放!”秦刚“哈哈”笑着说道,他觉得,自己心中那头沉睡的狮子已经快要醒了。

  这时,店主给每个人倒上酒,举起酒杯说:“其实小弟我也是个麻将迷,开烧烤店之前是开麻将馆的,也是很久没摸牌了。如不嫌弃,我想加入战争贩子组合,不知三位同不同意?”

  秦刚连连说好,可转念一想,那李隆呢?

  店主却说,李隆算正规军,他心甘情愿当“备胎”,而且今晚吃了烧烤之后就可以投入战斗。

  “战争贩子”的称号可不是随便来的,秦刚他们马上同意。四人将杯中酒干了,又手忙脚乱地关了店门,到茶楼一决高下。

  来到了云镇

  尽管秦刚已经打了一场,但毫无倦意,感觉十年前的豪情又回来了。等天亮时,店主赢了三人不少钱。俗话说,输家不开口,赢家不能走。三个人老大不痛快,被店主瞧见了,他说:“瘾没过够,是吧?”

  秦刚直说道:“当然!”

  “要知道,我现在也是战争贩子,不过今天我有件必须去办的事情,要不大家随我一起回云镇?我家周围风景秀丽,是个打麻将的好地方,不如就在那里打它个昏天黑地?”店主的话很有感染力,秦刚他们哪经得起这样的诱惑?于是,刘堂开车,店主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指路,而秦刚和赵伦则利用路上的时间补觉。

  一会儿,车子到了一条小胡同,店主让大家在车上等着,说自己要买点东西。回来时,他手里提着两袋东西,一袋是吃的喝的,另一袋却封得很严实,看不出是啥。

  店主解释道:“我怕输光了,专门去取的钱,哈哈!”
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