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导航

精品分享

老王“发财”

来源: 故事会 作者:冻雨敲窗

  老王祖籍郸城,郸城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县城,这五十出头的老王就住在城里的锦绣小区。虽说老王四旬有余,却还未寻得个媳妇,至今仍是老光棍一条。要说这老王生活混的为啥不咋滴,可全怪自己。

  老王是一人吃饱,全家不饿,在城里找的个冶糖厂的工作虽说工资不高,但算算也够自己安享晚年的。老王有个毛病,喜欢发牢骚,以至于给他说过话的邻居是不胜其烦。这天老王在麻将馆看人打麻将,无意中看到电视里放的马云成为中国首富的新闻。老王转头一想自己穷困潦倒,还是老光棍一条,不禁又向旁边的人发起了牢骚,说自己要是能变成富人,就给县里盖个养老院,再盖个希望小学。众人听了,也是哈哈一笑了事。这时不知从哪冒出来一句话:“老王,你要是有钱了,先给自己找个媳妇才是真的”,大家一听这话,顿时哄笑一堂。老王感到羞愧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于是灰溜溜的走了。

  老王到家之后,一开门,发现自己堂屋正中,四四方方摆满了一大堆钱,全是新版的百元大钞。老王不敢相信,于是揉揉自己的眼,又仔细看了一遍,还在,这一堆钱还是在那明明白的摆着。老王那是一个欣喜若狂,连忙出门四下仔细看了看,没人,于是连忙从中抽出了一百块钱揣到怀里,然后赶紧用屋里的那个大油布把钱盖的是严严实实,又锁紧了房门,连忙往派出所的方向跑去。

  老王到了派出所,找到了张所长,说:“张所长,这近来有没有人来派出所报案说自己丢了钱的?。”这张所长一听,知道老王是捡了钱了。“没有,没有人来报案说自己丢了钱的。怎么,老王,你捡了多少钱?。”老王一听张所长不问自己是不是捡了钱,而是问捡了多少,心里暗暗骂了一句老油条,看来这一百块钱是必须得交上去了。“是这样的张所长,我今天去菜市场买菜,在路上捡了一百块钱,想着要响应拾金不昧的号召,于是就送到了派出所。”“原来是这样,老王,你做的不错,要把你的事迹写到派出所门口的黑板报上,虽然钱不多,但是要让大家知道并且学习你的精神。”这个张所长嘴上尽是挑人话说,其实心里早就打起了小算盘,心想着:“这老王是什么人我心里还不跟明镜似的。他是捡到钱上交的人吗?我倒要看看这个老王到底在搞什么。”“那既然这样,这一百块钱就交给派出所了,要是有人丢钱的话还望张所长给我打电话说一声,我好知道是谁丢的这钱。”“那好,老王,那就这样说吧,要是有人前来报案,到时一定通知你。”“那好,张所长,那我就回去了,这午饭时间到了,也就不打扰你了。”话毕,老王便打道回府了。

  到家之后,老王心想:“听张所长这话,看来是没人丢钱,那我要尽快把这些钱存到银行。不过还得再等几天,等一等派出所的消息,得等到确实没人了才能去银行,不然的话若是有人丢钱,必然会是知道是我捡到了,那这一大笔钱不是要白白送出去了吗?假如若是确实有人丢了钱,那我就把这笔钱严严实实的藏在家里,不做声张,自己想什么时候花就什么时候花不是更好?只不过要严防小偷罢了。”想完这些,老王开开心心的给自己做了一桌饭菜,又小酌了两杯,便沉沉睡去了。

  转眼已是过了半月之久,始终没有听到有人丢钱的消息。于是老王估摸着时机已经成熟了,要去把钱存到银行了。要知道老王这些天是吃不好睡不好,生怕钱被小偷偷去了。虽然钱还是好好的在那摆着,可是要知道,这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。这担惊受怕的日子老王可是受够了,一旦钱存到银行,身上就带一张卡,密码只有自己知道,还用担心被偷吗?俗话说‘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’,这些日子可也算是忙坏了张所长。自从老王去报案,这张所长一直在暗中跟踪老王,终于知道了老王的秘密,心想这钱见者有份,至少也得从老王手里弄过来一半,不然就威胁老王,说他捡了一大笔钱,必须要上交给国家。到时还不怕他乖乖就范?

  这天老王把自己裹得是严严实实,用他那个破三轮拉着钱,上面用破烂盖严实就去银行了,谁料半路上被张所长拦了下来。“我说老王啊,这拉的是什么东西?要干什么去啊?。”“哦,原来是张所长啊。这不家里积攒了些破烂,想拉去卖了。”“老王啊,咱们俩少说也认识二三十年了吧,就不要再绕弯子了。你的事我都知道了,这俗话说见者有份,五五分怎么样?不然的话,这钱可是要上交的啊。。”这老王心想:“我再不情愿,也总好过没有吧。”于是也只能无奈的答应了。看到自己的钱缩水了一半,老王心疼的仿佛割肉似的,看着张所长的眼神,恨不得杀了他。老王无奈的拉着剩下的钱去了银行。

  不料第二天老王的大表哥来找老王借钱,老王就问他怎么回事。“老王你就别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了,这外边都传开了,说你老王发了横财。老王,如今我有难,你可不能不帮啊。”老王立刻就跟他表哥说道:“哪有的事,这都是造谣。我的老表哥哎,你也是知道,这天上就算掉馅饼,也砸不到我身上不是。”他表哥听了这话,也是半信半疑的走了。老王立马出去打听,原来是从银行职员那传过来的。一时老王家是门庭若市,一改以前‘门前冷落鞍马稀’的萧条景象,老王不得不一一解释,说那纯属造谣,好家伙,这把老王是一通累。

  好不容易劝走了大伙,老王寻思今天不开锅了,下馆子去。老王大手一拍:“就这么决定了。”老王在路边晃晃悠悠的走着,是边想边走边开心。这时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妇,牵着一个瘦骨嶙峋的小姑娘,挡住了老王的道。“好心人,可怜可怜我们娘俩吧,我们已经好多天没吃饭了。”老王定睛一看,原来是两个叫花子,于是摸了摸兜里的百元大钞,喊道:“滚开,我没钱,滚,滚,滚。好狗不挡道不知道啊。”这母女俩吓哆哆嗦嗦,赶紧躲到了一旁。“呸,真他娘的晦气”,老王在心里暗骂了一句。看着马路对面的饭馆,老王加快脚步走去。正走到马路中央,一辆汽车飞驰而来,老王躲闪不及,一下被卷到了车轮底下。

  “啊”,老王大叫一声蹭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原来老王在家睡着了,做了一个梦。“我的钱,我的钱”,老王不停地大声喊着,引来了左领右舍的围观。只听有人小声嘀咕:“老王不会是神经了吧。”于是就有人赶紧打了电话叫医生过来了。最后医生一致认为老王精神受到严重的打击,神经了,于是老王被送到了附近的精神病院。我前天经过精神病院,依稀听到了老王还在大喊‘我的钱’。
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