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导航

精品分享

他人妻,不可欺

来源: 网络 作者:漫得华

  孟子说:“食色性也。”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,适当好色本属正常。但超过一定的度,比如搞婚外恋,破坏他人家庭就不好了。依仗权势或阴谋抢夺人妻,则可人神共诛了。
  
  有一次,宋国宗室贵族华父督在大街上晃荡时,看到了一个艳丽的少妇,一下子就勾起了心中的淫欲,他直勾勾地盯着少妇远去,直到少妇消失在大街的尽头,才回过神来,无限回味地感叹:“真是个妖娆艳丽的妞啊!”
  
  要是换成普通人家的少妇,以华父督的个性,肯定会当街调戏一番。但是,这一回他知道这少妇不是平常的少妇,而是当今大司马孔父嘉的女人。孔父嘉是谁?他是掌管宋国最强有力国家机器——军队的最高长官,势力不容小觑。而且当初孔父嘉还奉先君之命拥立宋殇公为君,因此与宋殇公的关系非常铁。
  
  华父督当天强忍住了心中熊熊燃烧的欲火,决定明的不行就来暗的。当时宋国连年战争,百姓苦不堪言,怨气没地方发泄,大有揭竿而起之势。华父督乘机对国人说:“大家知道为什么我们连年饱受兵戎之灾吗?就是因为我们的大司马居其位不谋其政。大家说,这样的人该不该杀?”不明真相的群众看到堂堂太宰如此发话,便大声齐呼:“杀!杀!杀!”他们哪里知道,发动对外战争乃是宋殇公为了对付政敌公子冯而出的主意,而太宰华父督为了逢迎宋殇公,二话没说当场举手赞成,孔父嘉只不过是执行命令罢了。
  
  看到愚民们都将怒火转向了孔父嘉,华父督非常高兴,连忙带领亲随闯入孔府,二话没说直接杀掉孔父嘉。就在围观的群众怒气冲冲地在孔父嘉尸体上狠踩猛踹之时,华父督闯入了少妇闺房,迫不及待地宽衣解带,然后把少妇当作战利品得意洋洋地打包回府了。
  
  看到大司马无辜被杀,宋殇公非常气愤,说:“华父督眼里还有没有寡人了?这世道还有没有王法了?”消息传到华父督耳中时,华父督还在和孔父嘉的美少妇鬼混。色令智昏的他这时候才感到有些后怕,但片刻之后,他便决定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干掉宋殇公。很快,他派人抢在宋殇公行动之前攻入宫殿,杀死了宋殇公。然后让人提着宋殇公的人头来到城门,向愚民们宣布:“连年战争,罪在孔父嘉,而主谋则是这个昏君。现在我已经为大家除掉了我们宋国的两害,以后宋国的日子就太平了。”不明真相的群众再一次拍起了因强度劳动而显粗糙的巴掌,雷鸣般的掌声将华父督的罪恶掩盖得无影无踪。
  
  杀死宋殇公后,华父督将宋殇公的政敌公子冯接回宋国,即位为宋庄公。自己则日日享乐,纵情声色,无人能制。国内百姓普遍认为华父督将前太子立为新君是义举,倒是国际舆论在不断谴责华父督犯下的罪行。华父督弑杀宋殇公当年,齐、鲁、郑、陈四国出于“义愤”组成联军攻入了宋国,想要“替天除恶”。没想到华父督却用贿赂的方式轻而易举地消除了四国的“义愤”,联军得到财宝后立即退出了宋国,而罪恶的华父督仍然当着他的太宰,继续享乐。
  
  华父督最终死在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色手中,这人是庄公之子宋闵公的力士,因为受到宋闵公的耻笑记恨在心,弑杀了宋闵公,在逃跑的路上遇到华父督,倒霉的华父督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他一剑杀死了。 
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