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导航

精品分享

“第一女秘”上官婉儿的爱海沉浮

来源: 故事网 作者:陈雄

  一
  
  “第一女秘”上官婉儿的爱海沉浮提到上官婉儿,则无法回避武则天,因为是武则天残酷地改写了上官一家的命运,更直接影响了上官婉几的一生。
  
  当年,上官婉儿的祖父上官仪因起草废武则天的诏书,被武则天所杀,上官一族被满门抄斩。不过,武则天却对不满周岁的婉儿及其母亲郑氏网开一面,将她们赶进掖庭宫当了奴隶。
  
  史书记载,上官婉儿天性聪明伶俐,善于写文章,小小年纪就在内廷声名盛播,因此受到了武则天的召见并得到赏识。之后,武则天下令免除她的奴婢身份,让其掌管宫中诏命。自此,上官婉儿成了第一夫人的“第一女秘”,进入政治权力的核心。对于“女强人”武则天的知遇之恩,上官婉儿自然是感激涕零,感激中,还有紧紧追随的崇拜。
  
  如果说原来在掖庭官的时候,武后的“光辉事迹”和传奇经历,对年少的上官婉儿是一种传说中的“励志教材”,那么当上官婉儿来到武则天的身边,与心中的偶像几乎是零距离接触时,武则天的一言一行,则具有无可言说的魅力。所以,即使后来她从别人口中得知所谓的“恩人”其实是杀父灭族的大仇人时,也只是“敬”上加“畏”。
  
  所谓的复仇,在上官婉儿看来似乎已经不太重要,在超级强悍的武则天面前,她既没有复仇的实力,也没有复仇的动力。那么,爱情或者说欲望便成了她排除寂寞的一种形式,当然,还有工作。
  
  二
  
  上官婉儿的第一个男人,大都认为是武则天的第二个儿子李贤,说上官婉儿是李贤的侍读,与“容止端雅”的李贤朝夕相处,日久生情,互相爱慕。
  
  “侍读”大概是不可能的,因为上官婉儿是作为特殊人才被武则天引进来,可不是为了陪太子读书。何况三年前,李贤就被任命为太子,并开始辅佐政务,才华出众的他表现得相当出色,对于自己这个儿子,武则天甚至有些嫉妒,怎么可能再把婉儿交给他,让他如虎添翼呢?
  
  上官婉儿流传下来的诗很少,文采风流、才情满溢的有一首《彩书怨》:“叶下洞庭初,思君万里余;露浓香被冷,月落锦屏虚。欲奏江南曲,贪封蓟北书;书中无别意,惟怅久离居。”
  
  据说,她写这首诗的时候只有十几岁。如果她与李贤之间真的存在过爱情的话,那么这首饱含着滚烫情谊的诗,很可能写于上官婉儿16岁那年或者稍后,因为公元680年的八月,李贤被武则天废掉太子身份,贬为庶人,后来又被迫迁往巴州。
  
  文中的“蓟北”跟李贤的“巴州”南辕北辙,是一种烟幕弹式的遮掩也可以说得通,因为如果公开思念太子,岂不是与武则天为敌?
  
  上官婉儿一生,好像没有公开与谁做过对,她的中庸狡黠,实是在险恶的宫廷中不得已的护身符。
  
  尽管每天小心翼翼,勤勤勉勉努力做到最好。但她还是触怒了武则天,额上那块永不消失的伤疤就是一种最严厉的警告和提醒。《旧唐书》上记载:“则天时,上官婉儿忤旨当诛,则天惜其才不杀,但黥其面而已。”至于是怎样的“忤旨”,史书都语焉不详,只能留给后人去猜想。一种比较有力的说法是,因为上官婉儿偷偷与武则天的男宠张昌宗调情取乐,女皇见到后,“拔取金刀,插入上官婉儿前髻,伤及左额,且怒目道:‘汝敢近我禁脔,罪当处死。’亏得昌宗替他跪求,才得赦免。”
  
  三
  
  当女皇沉溺在男宠之中,获得身心的滋润与快乐的时候,上官婉儿的情感世界却是荒芜干涸的,为转移自己旺盛的精力,上官婉儿成了“工作狂”。
  
  在武则天执政的很长时间里,大臣的奏折都交给上官婉儿批阅。按《新唐书》的记载,上官婉儿批阅奏折至少有13年时间。除了批阅奏折。她还日理万机,忙着代武则天接见朝臣,所以她又被称为“女中宰相”。
  
  称帝后的第五年,武则天将修《周史》这项歌功颂德的重要任务交给了武三思和上官婉儿。除男宠张氏兄弟之外,武三思可以说是武则天最信任最亲密的人,她曾一度想传位给武三思,因狄仁杰等人的极力反对而作罢。
  
  不知武则天是不是动了恻隐之心,竟然默许了上官婉儿与侄子武三思的情人关系。
  
  上官婉儿与武三思刚开始的情爱关系,有点儿像现在的“办公室爱情”。在修史的过程中,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肯定是难免的,但武三思征服婉儿的肯定不只是才华,《旧唐书》中记载:“三思略涉文史,性倾巧便僻,善事人。”此时的上官婉儿,正高贵寂寞地单身着,武三思的到来,使她在繁忙的公务里有了一种新的寄托,她将多年来积攒起来的渴望宣泄到火一般的爱欲之中,如果说是迟来的爱情,好像缺少了点什么,如果是饥不择食的偷情,好像又多了点什么。至少,在上官婉儿成为唐中宗李显的昭容之前,她只和武三思放纵私情。
  
  应该说,上官婉儿对武三思是有真情的,因为在最寂寞的时候,是这个男人撩起了她对生活的另一种激情,不同于“教皇”武则天对她的知遇之恩,他给她的是另一种真实的温暖。所以,在武则天去世,武氏家族理应遭到清算的时候,上官婉儿利用自已的权力,始终保护、偏袒武三思,在中宗李显面前,处处为他说话。这还不算,她还异常大胆地将这位情人介绍给李显的老婆韦后。
  
  上官婉儿之所以这么做,一方面,是为情人武三思的后路着想,另一个更重要的方面,她也是为自己的前途着想。
  
  中宗李显复位后,封上官婉儿为昭容,令她专掌起草诏令。
  
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