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导航

精品分享

清白公主未了情(2)

来源: 故事会吧 作者:佚名

3. “一了”“百了”

没有了肌肤相亲的丈夫,没有了天真可爱的儿子,偌大的公主府显得格外空旷寂寥,建宁公主整日以泪洗面。为安慰姑姑,康熙派人送来整箱整柜的金银财宝,可建宁公主眼皮也不翻;孝庄则派苏麻喇姑来探视,并暗示公主可以再醮,却被建宁公主一口啐在脸上……

心灰意冷之下,建宁公主不由想起了哥哥顺治。想当年,顺治因爱妃董鄂氏病逝,看破红尘闹着要在京城出家,但一国之君岂有做和尚之理?为劝阻顺治,孝庄使了一招缓兵之计,派人到几百里外的佛家圣地五台山建起了一座寺院,取名殊像寺,没想到刚建好,顺治便因伤心过度驾崩了。建宁公主打定了出家殊像寺的主意—也算是继承哥哥的遗愿吧。孝庄和康熙无可奈何,只得同意。

建宁公主来到殊像寺,在寺院门口见到迎接她的方丈,不由吃了一惊:这方丈不是别人,正是当年顺治在位时的大内太监刘良辅!

“刘公公……”建宁公主不觉叫道。“这里没有什么刘公公,老衲法号澹然,当年先皇要出家,先打发老衲在此等候,不料先皇却夙愿未偿,龙飞而去。不料今日又得迎皇姑到此!”澹然言毕,唏嘘不已,随即率众僧为建宁公主举行了剃度仪式,取了个法号,叫做“一了”,一切皆了之意。

脱下凤冠霞帔,披上袈裟,成了一了的建宁公主被澹然方丈安排在殊像寺西北角的客堂里。这处客堂是座小阁楼,分为内外两室,门额上还留着当年顺治书写的“善静室”三个大字。尽管一了每日过着青灯黄卷、晨钟暮鼓的日子,但夜深人静,她依旧孤枕难眠,每每从梦中醒来,泪水总是湿透了枕巾……

几年后,三藩之乱被平定,天下重归太平,可一了却因难以了却对丈夫和儿子的思念,身体日渐虚弱,卧床不起。澹然百劝无效,眼见得一了已是水米不进,奄奄一息。

这天,澹然又推开了善静室的小门,不过,这次他身后还跟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僧人。卧床多日的一了一见那僧人,竟“呼”地一下子坐了起来:“你、你莫非是世琳儿……”

“一了,这儿没有你的什么世琳儿,他是我的徒儿,法号百了。说起来比你还早来寺院半年呢—是苏麻喇姑亲自把他送来的。”澹然压低声音道。

一了恍然大悟!原来,当初孝庄为救吴世琳一命,命苏麻喇姑连夜找到监管内务府大牢的总管,用死囚换下了吴世琳,来了个狸猫换太子!

一了和百了泪眼望泪眼,一了再也压抑不住在胸中积蕴多年的情感,赤脚跳下床来:“我的……”

“咄!”澹然一声断喝,挡在一了面前,“什么你的我的!一了啊一了,你怎么还没从梦中醒来?你怎么还不如百了?你看百了,比你还能沉住气呢。老衲今天安排你俩相见,本已违了太后旨意。你俩现在都是佛门弟子,老衲且为你们说几句偈语。”澹然说着,合起双掌,念道:“世上无一了,自然无百了;若得常相见,除非能一了!”

一了绝顶聪明,岂不明白澹然言下之意:她和世琳儿本是母子,如今都已出家为僧为尼,只能以佛门弟子相称,若要经常相见,须一刀了断俗家母子之情!一了的泪水“刷”地流了下来,喃喃道:“大师,世间唯此一了难了啊!贫尼,贫尼做不到……”

澹然也不觉动情,揩揩眼角,一声长叹:“也罢也罢。出家人慈悲为怀,普度众生乃是佛祖本意,老衲今日豁了出去,允许你俩同居善静室,一外一内,共同研习经文。你俩切记,只可言佛,不可言及其它!”言毕,掩了室门,口念佛号而去。

“我的孩儿!”

“额娘!”一了和百了同声悲呼,母子俩涕泪交流,紧紧地拥在了一起……

4. 上天可鉴

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更何况殊像寺本是皇家寺院,众僧中自有朝廷密探,没过多久,便有密报摆上了康熙的龙案,告发出了家的建宁公主以研习佛经为名,和殊像寺的一个年轻僧人同居一室,两人之间似乎有些暧昧。康熙勃然大怒:没想到皇姑姑当初不愿光明正大地嫁人,如今却与僧人私通,传扬出去,皇家脸面何在?岂不贻笑天下!当下,康熙气急败坏地来到慈宁宫,向孝庄请示如何发落建宁公主。孝庄知道康熙对建宁公主已是必欲除之而后快,想了想道:“此事不可张扬,只可暗中去做,倒不如一把火把善静室烧了罢!”康熙大喜,立命明珠指派捕快直奔五台山……

一个月黑风高夜,殊像寺冲天火起,寺中僧人争相逃命,熊熊火光中,只见火源中心的善静室吞没在烈火黑烟之中……然而,第二天,风定火熄,众僧回到寺院,却见断垣残壁之中,只有善静室岿然不动,台基依旧那么清白,飞檐上的佛铃依旧“叮叮”而鸣。百了搀扶着一了,推门而出,毫发无损,沐浴在朝阳之中,活像两尊金光闪闪的菩萨!

澹然忍不住念一声:“阿弥陀佛!”众僧全都跪倒在地……

康熙闻知,大为惊讶,后又大喜:这分明是佛祖显灵,证明皇姑姑和那年轻僧人并无暧昧之事!他哪里知道,善静室的白色台基和青黄色的顶檐并非一般的石头,而是来自孝庄皇太后的故乡科尔沁大草原叶尔基山的珍珠岩!珍珠岩是稀世珍宝,有防火隔热的神奇功能。当初这座善静室本就是孝庄为顺治出家修习所建的,为防人纵火谋害,孝庄特命匠人用上了来自故乡的珍珠岩。而为了保护建宁公主母子,孝庄故意让康熙火烧殊像寺!

只说大喜之下,康熙命户部拨银重修殊像寺。一年后,殊像寺整修一新,康熙借出巡之机,亲来殊像寺拜见。没想到一了并不愿意见康熙,只命人捧来一轴洁白的宣纸和笔墨,让康熙在纸上书写“清白”二字。康熙情知皇姑姑是让他为冤杀吴应熊父子而认错,尴尬之下,含糊其辞地自我解嘲道:“上天可鉴,皇姑姑的确是清白的!”拿起笔来,一挥而就。从此,殊像寺门额上高悬“清白”两字,也被称为清白寺。

后来,侍奉一了圆寂之后,百了下落不明。有人说他云游四方去了,也有人说他遵照一了遗嘱,隐名埋姓,蓄发还俗了……

精彩推荐